来自 IT技术分享 2018-10-02 08:08 的文章

年会干货丨人工智能分论坛:甲子光年张一甲、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、测测星座任永亮、深度智耀李星、优信集团邱慧、灵犀微光郑昱

导读:2018年1月20日,为迎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,由北京大学鼎盛国际校友会指导,北大青年CEO俱乐部主办,爸爸的选择、测测星座、《与北大同行》摄制组等协办,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、1898咖

2018年1月20日,为迎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,由北京大学校友会指导,北大青年CEO俱乐部主办,爸爸的选择、测测星座、《与北大同行》摄制组等协办,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、1898咖啡馆、北京大学创新研究院、北大创新评论、蔚来汽车、好孕妈妈、爱培优、第一大车队壁虎车友会、安远科技、火星人俱乐部、博雅科诺、灵犀微光、智唐科技、云智环能、大有科技、伏牛堂、美因基因、悟空租车、巧口英语、创客总部、未名酒庄、茅台集团匠中匠、派洛奇科技、第六工坊、HARMOS和合谋实等支持的“相信奋斗的力量——首届北大青年CEO俱乐部年会”在北京盛大举行。来自全国各地的800多位北大杰出青年CEO们出席本次盛会,现场座无虚席,气氛热烈。

北大青年CEO俱乐部执行理事、理事合影

在本届年会上,北大青年CEO俱乐部正式揭牌,俱乐部执行理事、理事集体授牌亮相,并聘请北京信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谢思敏(77级法律系校友),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(80级化学系校友),资深媒体人陈谷(82级经济管理系校友)、云石资本创始合伙人郭旭升(82级力学系校友),若水合投董事长宋宇海(86级经济管理系校友),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郦红(87级西语系校友),北京大学工学院助理院长、北京大学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李咏梅(88级信息管理系校友)、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(90级数学科学学院校友)、小鱼易连创始人赵兴国(91级电子学系校友),北大明德董事总经理张冬柏(93级化学学院校友)等担任俱乐部顾问。

本届年会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舒冬(01级国际关系学院校友),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、炸裂文化CEO吴姗姗(08级经济学院校友),著名财经主持人、维瓴财富CEO王朝薇(02级外国语学院校友),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孙然共同担纲主持,北京大学校友会执行副会长邓娅,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郦红,北京大学工学院助理院长、北京大学创新研究院副院长李咏梅等领导嘉宾致辞,北大青年CEO俱乐部理事长王胜地、监事长胡运兴代表俱乐部致欢迎辞。

在青春创享会环节,测测星座CEO任永亮(01级医学部校友)、爱培优CEO张金荣(02级物理学院校友)、大有科技CEO李程(03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博雅科诺CEO王硕斌(03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安远科技CEO艾地哈木·阿地力(03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美因基因CEO肖哲(04级生命科学学院校友)、智唐科技董事长朱垒磊(04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悟空租车/悟空自驾游CEO胡显河(06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好孕妈妈CEO肖哲文(07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优信集团CTO邱慧(07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灵犀微光CEO郑昱(11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火星人俱乐部CEO刘扬(12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等北大青年CEO俱乐部执行理事、理事们畅谈了自己的创业梦想。在主题为“北大精神与企业家精神”的圆桌论坛上,北京信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谢思敏(77级法律系校友)、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(80级化学系校友)、若水合投董事长宋宇海(86级经济管理系校友)、北京大学工学院助理院长、北京大学创新研究院院长李咏梅(88级信息管理系校友)、《与北大同行》制片人何勇桦、爸爸的选择CEO王胜地(00级化学学院校友)、华纳创新CEO胡运兴(99级化学学院校友)等嘉宾畅谈了对北大精神和企业家精神的理解。

在下午的行业论坛环节,弘道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逸龙(01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睿景文旅CEO韩辉(05级建筑与景观学院校友)、悟空租车/悟空自驾游CEO胡显河(06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路加影像CEO程铖(06级马克思主义学院校友)、好孕妈妈CEO肖哲文(07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伏牛堂CEO张天一(12级法学院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消费升级行业论坛”;云石资本创始合伙人郭旭升(82级力学系校友)、豪思生物副总经理姜平(03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凯德尼医疗CEO陈绪勇(03级医学部校友)、美因基因CEO肖哲(04级生命科学学院校友)、触幻科技CEO禹浪(07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柳叶刀烧烤创始人程丝(09级医学部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医疗健康行业论坛”;九合金控董事长刘军(01级经济学院校友)、趣店集团副总裁许龙(01级城市与环境学院校友)、靠谱鸟CEO邬财浩(04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黄金钱包高级副总裁熊飞力(05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、人人信CEO马卫东(08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香侬科技CEO李纪为(08级生命科学学院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科技金融行业论坛”;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(97级国际关系学院校友)、爱培优CEO张金荣(02级物理学院校友)、炸裂文化CEO吴姗姗(04级经济学院校友)、火星人俱乐部CEO刘扬(12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巧口英语CEO王越(12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三好网CEO何强(16级光华管理学院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教育创新行业论坛”;Flipbpard中国CEO赵晶(98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大有科技CEO李程(03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安远科技CEO艾地哈木·阿地力(03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、象辑科技CEO邱珩(03级物理学院校友)、智唐科技董事长朱垒磊(04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大数据行业论坛”;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(90级数学科学学院校友)、测测星座CEO任永亮(01级医学部校友)、深度智耀CEO李星(03级医学部校友)、优信集团CTO邱慧(07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校友)、银河宇科技CEO李永刚(07级工学院校友)、甲子光年CEO张一甲(09级数学科学学院校友)、灵犀微光CEO郑昱(11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校友)等校友嘉宾出席“人工智能行业论坛”。

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校友李斌(91级社会学系校友)发表了《从愿景到行动-蔚来已来》的闭幕演讲,本届年会圆满结束。在答谢晚宴上,北大著名校友歌手巴特尔(88级技术物理系校友)为大家带来《敦煌》、《错过》、《蒙古骑兵》等原创歌曲,为北大青年创业校友加油鼓劲,现场进入了新的高潮。

以下为行业分论坛——人工智能(甲子光年CEO张一甲、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、测测星座CEO任永亮、深度智耀CEO李星、优信集团CTO邱慧、灵犀微光CEO郑昱)的探讨内容。

创客总部合伙人陈荣根、测测星座CEO任永亮、深度智耀CEO李星、优信集团CTO邱慧、甲子光年CEO张一甲、灵犀微光CEO郑昱

圆桌论坛主持人:甲子光年CEO张一甲

我拿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有点焦虑,我觉得关于人工智能我从2015年年初开始关注到今天已经主持了不下几十场沙龙了,我在想聊点啥呢?刚才楼上一层的咖啡厅大家热火朝天地在讨论比特币,我在想可能我们讨论那个会比这个更火一些,但是大家都说要拥抱人工智能,我觉得这确实是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全民共识。

2015年的时候,我们开沙龙,我们得科普讲什么是深度学习,2016年的时候,Alpha Go战胜了李世石,我们开沙龙,我们得说,重磅人工智能要颠覆人类了,然后一个一个大牛、院长级的、教授级的出来创业,我们会聊人才、工资暴涨,公司之间人才抢夺大博弈,到了2017年的时候,其实市场又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说,这人工智能的泡沫已经来了,公司根本不赚钱。

所以,到了今天,我觉得再去聊人工智能这个词的时候,对我们来讲,经历了一个过山车一般的概念,在行业有一拨人已经走了足够多的时间,在这个节点上去聊人工智能,我觉得今天我们就扎扎实实地去看一看,如果人工智能要克服这个高峰低谷的概念波动,真正地跑赢时间,它到底需要什么。

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,到现在为止,人工智能到底有没有什么比较靠谱的商业模式呢?

创客总部合伙人 陈荣根

我是这么看的,我觉得现在产业已经做好准备了,应用场景、付费意愿、支付能力俱备的潜在客户已经很多了,我自己的判断,现在人工智能已经有两股力量,一股力量是去抢大赛道的,一股力量就是马上能赚钱的。

所以,我认为2018年一个是场景落地,一个就是赚钱,两股力量会非常强大,当然还有像吴晓波说,还有一些技术没有落地能力,也没有跟产业去对接能力,不能把技术变成销售收入的,那些可能就比较艰难一些了。

如果从商业模式角度来,可能会是技术服务,也可能逐步会有一些产品会出来,还有一些可能是集成或者解决方案,除了自己的核心技术以外,可能还会整合其它的一些技术或功能,最后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,解决客户的问题,可能三种形态都会有,这个很考验对应用场景、生态链的把握能力和工程能力。

测测星座CEO 任永亮

我从2007年开始在IBM做智慧医疗的一个解决方案,当时有接触到这些人工智能的概念,我的一个感受是,人工智能它如果需要商业化的话,一定要和具体的场景相结合。比如,我们测测星座社区就是一个非常适合AI的场景,我们的核心在于基于特定理论的语音问答,最终能够很好的实现闭环。

另外,我们发现人工智能的社区平台也许是个好模式。AI行业有七大黑洞的说法,就是Google,Facebook,Amazon,微软和BAT,大量的人才和数据都被他们吸走了。而他们所提供的服务却很难在垂直领域实现产品级的应用。

所以如果能通过一些方法,比如区块链技术,把人工智能的行业里面的人,数据和计算资源聚集起来,形成一个人工智能的生态支持的系统,也许会形成新的商业模式。这个模式类似于向掘金者卖水

圆桌论坛主持人:甲子光年CEO张一甲

我觉得您提到两个点特别好,一个就是AI的发展要跟场景结合,第二点就是这个事情要往前推,大家要形成合力一起去做这个事情。这个其实是我最近很深的一个感受,我上次刚从拉斯维加斯的CES回来,当时我记得极客公园的创始人张鹏问迅雷的CEO陈磊一个问题,你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届CES,陈磊就用了一个词叫融合。

他觉得,其实所有公司大家长得越来越像,无论是新的科技背景的公司,还是老的产业背景的公司,大家其实在往一个方向去努力,这个是AI我觉得到现在为止的一个共识吧,我今天看了一下各位嘉宾,我觉得很有意思,大家都是在聊AI,但是大家的场景其实是各有特色,而且没有很多我们过去非常常见的什么金融、安防、驾驶这样的场景,反倒大家有非常多垂直的蓝海的场景,我很感兴趣,我想来听一听大家,在我们常见的那些选择之外,AI现在有哪些新的玩法,我们首先有请我们的李星师姐。

深度智耀CEO 李星

大家好!我06年从北大药学院毕业后就一直在跨国药企工作,工作了12年,一直在新药研发部门,我是从2016年初开始自学AI,学了一年半,2017年3月份的时候,就强烈地感觉到了这个风口到了。

第一,我们新药研发是离IT技术、新技术非常远的一个高度监管化的一个高壁垒行业,我们还没有实现自动化,更不用说人工智能了。

第二,通过我自己的自学,包括我主持了我们内部第一个机器翻译项目,那是全球第一个用于注册资料的这个垂直领域的机器翻译系统吧!让我觉得技术的上限达到了。

所以,2017年10月份我果断辞职出来创业,所以深度智耀到现在只有3个月的时间,我们成立两个月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,Pre-a轮融资是真格基金投的,春节后我们会启动A轮融资,我们做什么事情呢?

第一,我们要用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,即知识图谱、自然语言处理、深度学习去加速赋能新药研发的整个进程。新药研发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一个新药从实验室到上市需要十年时间、100个科学家、27亿美金,而且它成功率只有7%,而现在能够治愈的疾病只有5000种,还有8000种没有被治愈的疾病,所以现在新药的这种研发的组织形式,是没有办法去满足需求的。

深度智耀想做的不是连续性创新,我们要做的是颠覆性创新,要彻底地颠覆今天的新药研发的组织形式,我们现在从新药研发有药物靶点的发现,新的化合物的发现,全球来说已经有一些企业在用人工智能去赋能,但是大概6-8年的时间,从进入动物实验一直到first in human,然后一期、二期、三期临床实验,注册递交,这块儿人工智能化全球还是蓝海,只有深度智耀在做,我们是一家中国公司,但是我们真的在改变世界。

第二,我们在用区块链技术,尝试能够让我们的病人,能够去公正地去享有全球最好的治疗,这个方向我们正在探索,从我的感触来说的话,AI如果想落地垂直领域的话,一定要有一批对这个业务场景有深刻理解的人,才能够落地。

对深度智耀来说,我们2018年会布局8条产品线,因为我们做一个平台,这8条产品线的8个产品经理全部来自于跨国药企7年以上的经验,高级经理以上,就是我要改造哪个function,他就是这个function的专家,他跟AI的人在一起,无缝的链接,才能够真的去改变这个事情。

灵犀微光CEO 郑昱

我是灵犀微光的创始人郑昱,刚才大家讲到落地这件事,我非常同意,现在的人工智能需要一种落地方式,什么是落地呢?

场景是一方面,我们发现,近几年来大公司比如像Google,苹果、微软的一些动作,都有一个现象。大家都知道Google有很好的人工智能,有Alpha Go,当然这只是它的一个游戏,但它的Google NOW可以随时随地的把即时信息推送给我,比如我去机场,能把航班信息推送给我,我去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,我的购物记录都会被随时记录下来,并且垂直推送到我的手机上。

第一个,手机上。

Google有Google Assistant,微软有小冰、苹果有siri,这些都是基于人工智能服务,他们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呢?Google在推音响,苹果也在推音响,那是为什么?

因为大家都发现,人工智能背后需要有个东西去落地,而这个落地的东西是要跟人最相关的产品,比如手机,siri是加载在手机上,Google NOW等等也都加载在手机上,那有没有一种更好的硬件落地方式,能与我们人本身结合得更紧?这样的话人工智能才能更好地为我们所使用,也就是把信息和人更好地连接在一起。比如现在有亚马逊的音响放在屋子里,我能随时随刻跟它说我需要什么东西,今天的天气怎么样,等等,这个时候人工智能就真正得到应用了。

第二个,车上。

车是第二个场景,为什么无人驾驶这么火?无人驾驶是最好的一个通过人工智能,在车这个硬件上落地的一种方式。

第三个,AR和人工智能结合。

当你有AR眼镜以后,很多人工智能的信息就能实时推送到你眼前,我认为这是未来人工智能又一个跟人结合非常紧密的方向,它可以取代手机成为下一个流量入口,并且是跟人、信息结合得最有效的渠道。

我们公司就是在把AR眼镜变成一个人工智能和人结合的最终落地点,基于这种落地的形式可以产生很多交互方式,比如现在这个场景,在手机上可能只是一个屏幕,但当我们将AR与AI结合的时候,这个场景可以提供给我更多的的信息,比如今天我看到每个展台以及观众的信息都是什么,这是基于我这个场景信息。明天我到一个咖啡店,看到这家咖啡店卖的是什么咖啡,咖啡豆是怎么来的,也是基于这个咖啡店更多的场景信息,那么这个背后都是人工智能,它通过一种硬件的形式,能跟我们人更好地打交道。

所以我认为在未来,用一句话来总结,就是AR加人工智能,这是一个很好的从软件算法到硬件落地的整套方案。

圆桌论坛主持人:甲子光年CEO张一甲

郑昱说得非常好的一个点,在于人工智能要解决什么问题,就是解决我们要帮助人类去打破我们时空的边界,利用机器延展我们的能力这样一件事情。

第一步就是人和机器到底怎样去交互,而AR眼镜就提供了一种非常好的现实的交互方式,我觉得这是它很有趣的一点,AR跟AI是离得非常近的距离。

刚才,这边的几位,师兄师姐,大家的发言是非常强的共识的,我们都在反复强调一点,叫做AI必须跟场景结合,技术没有产业,技术没有场景,技术就是一张纸,它没有办法真正把这个闭环给走完,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。我在2015年、2016年开始报道科技创业者的时候,我发现很多人是由因即果的创新,就是我学了一个什么技术,然后我觉得它能做什么产品,然后说那它可能会到一个什么场景,是这样的1、2、3,牛顿定律式的,由什么力作为一个推力,就有什么位移,作为一个结果的这样一种创新。

后来到了2017年,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是以终为始的创新,就是我先看到一个问题,它可能是来自医疗的问题、二手车的问题等等各种场景的问题,然后我去想那需要一个产品怎么去解决它,这个产品背后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技术去支持它,是一个以终为始的莫顿定律式的思维方式。我觉得,这个其实是这两年科技创新不断发展之后,业界月强的一个共识。最后一波问题,2018年,站在新年的起点上,我们展望一下每一位,站在你们的立场上,2018年的坑、诗和远方是什么?

创客总部合伙人 陈荣根

我觉得坑最怕的是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要么你能抢占一个大赛道也可以,像交通、医疗等,在生态链中抢占关键位置,等未来成就大事业,要么你能踏踏实实地服务好客户去赚钱,快速提升技术优化产品占领市场,走这两条路都是可以的,上不着天、下不着地,未来就会很艰难。

远方是,我觉得对于大部分的人工智能创业者来说有很好的大机会,现在的产业都准备好了,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应用场景,也准备好了愿意支付的成本,因为他需要转型升级,需要提高效率降低成本,就等着大家去为他们服务。

测测星座CEO 任永亮

我个人觉得,在这个领域的坑,是我们对它的期望有可能会不切实际,要么低估了它,觉得接入一个平台就解决了问题,要么高估了它,因为不敢拥抱AI而错失了机会。而AI的远方,在于一切才刚刚开始。就像上一场嘉宾说的,各行各业的数据化还没有走完呢,所以AI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,未来一定会有新模式,新公司。就好比在三大门户的时代,我们以为互联网已经走到尽头了,没想到后来出了BAT。现在AT让很多创业者都感觉窒息了,但实际上AI对这些巨头来说只是锦上添花,并不是业务核心。所以AI的远方就是想象力,就是相信未来。

深度智耀CEO 李星

我先说一下坑,有一本书叫《创新者的窘境》,也就是说,当你在做一个颠覆性的创新的时候,其实你打破是这种大的企业固有的价值。

我举个例子,比如我们药企内部有很多看起来不那么棒的系统,即使像这种排版的工作,药企里面可能都会养一些科学家,可能几十个人去做这个工作,同时这还不够,还要再养一群IT去解决这个软件的bug,但美国的软件为什么存在了这么多年,就是因为因为这个软件的存在,它身边有一个价值网,所以有很多工种存在,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根据全新的逻辑去设计了一套系统,技术上没有问题,技术上限也没有问题,但是它动了别人的奶酪。

就说我怎么能够颠覆式的创新,我怎么能够撕开一个口子,跨过这个创新坎儿,或者说也许有的企业,它本身没有这个部门,那它是愿意去用我的产品的。这个是我在推广方面的一个坑。

关于诗和远方,我始终认为,AI和区块链就是创新的两个翅膀,缺一不可,区块链可以帮我们去牢牢地把数据抓回来,AI是可以进行分析,所以我们基本上2018年会区块链跟AI两手都要硬,两手一起抓。

灵犀微光CEO 郑昱

坑,可以理解为技术的线性边界和我们场景的需求,这两者之间的距离有多大,以及如何判断这个距离,我觉得对于一家技术公司,同时需要落地的一个公司是非常重要的。

所谓技术的线性边界,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区块链,还是我们现在做的AR技术,它都是有线性边界的,就是说它能做到什么,做不到什么,能用多长时间做到什么,这个边界在我们做技术的看来是非常清晰的。在有边界的条件下,你怎么去满足现行场景的需求,或者说在一个可控的时间范围内,去满足现行的场景的需求,这是我认为作为创业者来说,需要迈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坑。

机会同样也存在于这里,如果将这一个距离保持得非常好的话,我们就可以用现行已经成熟的边界很好地去适应场景,或者去推动它在一个有限的、可以做到的范围去适应,这就成为人工智能或者AR领域非常大的一个机会。

圆桌论坛主持人:甲子光年CEO张一甲

我来简单总结一下,很多人会说,AI这一波浪潮,跟上一波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比有什么区别,我经过了很多时间的研究,我觉得用一个简单的手法来讲,移动互联网那波,我们这些创业者可能需要和实体的产业打交道,可能20%左右的交集差不多了,它给我们很快速地扩张,快速造富的一个工具。

但是人工智能,你需要下沉,下沉到各个产业当中,你可能要和实体的各行各业产生50%、60%,甚至百分之百的交集,这个过程当中是充满摩擦力的,需要供给方、需求方,数据、各方的算力、各方的角色来一起去配合,它是一个合力的过程。

所以,很多人说,低挂的果实已经被摘完了,如果我们今天还期待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惊喜,那么此时此刻,行业需要的是耐心、市场需要的是时间,我也简单打一个广告,我们科技智库甲子光年之所以叫甲子光年,其实甲子是时间,光年是空间,我们觉得创新需要时间也需要空间,最后我也祝福我们在座的所有的创业者,我们希望大家在2018年一起努力,和行业一起既是公关,既是打破这个行业的边界,克服摩挲摩擦力,真正实现对世界的改造,我们的目标就是明年年会的时候还能坐这儿,到时候人工智能的热度不减今天,期待强于今天。


更多行业资讯,请关注试题下载或添加微信号:http://www.lecano.com/shiti/index.html

本文源自: AG88平台